既然淡定,就得从容

 

新冠疫情期间拉长了我在家的日子,闲来无事翻越以前的旧物,突然从一本笔记中掉出了一张照片,我拾起来一看,却是我十年前的样子,那个时候大学刚刚毕业,满脸的痘印就像青春的伤疤,却遮不住我青涩的脸庞,旁边几位挂着笑容的室友如今却天各一方,再也没有畅聊的冲动。人生如旅,我已经三十而立,虽然一事无成,却未留遗憾,经历过往,云淡风轻,只是回望这段最洒脱,最自我,最青春的十年,我只能在心中闪过那么一丝丝的留念,然后把相片还原归位,继续背着重重的行囊前行。

大学时光我逛了三年布满小吃摊的后湖,从没有牵一个女孩子的手,有的只是和兄弟们勾肩搭背,一瓶啤酒,一碗炕土豆,有时候玩一把台球,后湖的脏水埋葬了我最无忧无虑的大一和大二。

大三暑假期间我去了武汉东湖和我高中的老乡一起找兼职,他穿的白衬衣黑裤子,我穿的篮球服露出细胳膊细腿,每次他都能被录取,而我却被无情地拒绝,一到晚上就被他拉到操场躺着,他傍边抱着女朋友,我傍边抱着一堆青草,但是我并没有羡慕他,我好奇操场上的情侣们一对对拿着手机,就像萤火虫一样闪着,总觉得新鲜。

实习的时候和一帮11人组成了学生团一路向南,深圳没有湖,只有莲花山公园,遥望福田隐约看到香港的海,我们刚来的时候像打了鸡血一样热血沸腾,慢慢地就一个个沉默像中暑了的绵羊郁郁不乐,不久大家就作鸟兽散,天南海北各自飞,有关系的托关系,能将就的就不拒绝,大学友谊就像棉花糖一样,看似很大,尝起来很甜,却不饱肚子,被现实一烤就化了,经不起考验。

我一个人熬到毕业,无拘无束,索性冲动一把,到了上海,婆娑的梧桐树,静谧的思南路,周公馆和中山故居的朴素与典雅,就像上海的甜食一般,沁入心间但又腻的慌;期间我还去了杭州,赏了西湖,烟波画船,晚照亭台,柳絮垂髫,苍壁挂苔。一晃两年过去了,这一身臭皮囊,在钢筋水泥中苟延残喘,在灯红酒绿中顺其自然,走走停停,聚聚散散,仅仅只是活的一身自在而已了。

这便是我这十年间前四年的人生足迹,就像生命中的波浪没有激起滂湃的浪花,但也撩起了思绪蹁跹的涟漪。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。此后我便留在家乡工作,结婚到如今。回望这十年,我没有因自己碌碌无为的怅惘,也没有因自己虚度时光而懊悔,我遵从自己的初心,随着自己的选择去不将就地生活。人生就是到了某个时间点,就去做应该做的事情,提前会操之过急,推迟会力不从心,只有不早不晚刚刚好,才能从容地享受过程中的点滴。

既然淡定,就得从容。经历过,就好好把这不羁的心收起来,展开羽翼在下一个十年高高飞翔。鲁迅先生说,真正的勇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我做不了勇士,我只能做我自己,走自己的路,欣赏沿途的风景,收获每个人生阶段的故事,酿成晚年可以与挚爱共叙美好时光的酒,让平凡一生坦然度过,就知足了。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