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肝义胆何处寻,情义聚散尽唏嘘

 读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,正统武侠的路子,金庸先生这里,都是主人公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的套数。《天龙八部》的段誉跳入悬崖遇见神仙姐姐练成了凌波微步,《倚天屠龙记》的张无忌跳入悬崖钻进洞里看到别有洞天之世界,从白猿腹中取得九阴真经,和小昭在光明顶堵在密室中,从阳顶天尸体处取得了九阳神功之秘籍。金庸的武侠世界,真的很奇妙,文辞优雅,读起来清风入口,满怀甘冽,身心如乘风飘扬,引之入一个充满了爱恨交错,情怨纷繁,而又是非大义分明的世界。

金庸的武侠小说把欲望大多写的很灵性,不是人为的去追逐,而是被动的就这样遇上了,然后一不小心就练成了神功,而且都是从一个凡夫俗子慢慢一级一级往上升,练就了神功,而功夫越高,责任也就越大,却更加的不自由,不是要守城(郭靖),就是要去报仇(杨过),复国(慕容复)、驱逐鞑虏(张无忌、陈家洛)、为了和平而自戕(乔峰)。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,到头来的逃离世间纷扰的潇洒之心,也都逃不过“天下英雄出我辈,一入江湖岁月催”的宿命。

金庸的武侠人物,对于情字,痴念妄想,读来却比侠义的部分更让人唏嘘感叹。被动的郭靖、乔峰、张无忌,总是被女人耍的团团转,而女人的那份果敢,去保护这些通天神功的大侠,《越女剑》中的阿青为了争夺范蠡而只身对战半支军队,总让我想起《不见不散》葛优的一句台词——这是爱情的力量!读起来忍俊不禁,却也百般滋味。主动的段誉、杨过,痴恋一人,也被身边的众女人痴恋,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,众多女子的无奈悲凉却也不得不选择一个托付终身,而痴恋的一人流风回雪,轻云蔽月,冰清玉洁,全无人间烟火味,似乎满足男人初恋的圣洁之感!《鹿鼎记》韦小宝之流,万千宠爱于一身,也只是对世间男人无能的讽刺。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,读者凡心肉胎,柴米酱醋的生活,全无“问世间情为何物”的爱恨交错,若懂金庸先生,读出来其中的各种三昧,美女与英雄的相会,往往不在于一见钟情,而是因误会、仇恨、戏弄、成长等相处日久生情,首先展现的往往是男子的个人情怀、品质和魅力,金庸笔下的男子,不是屌丝逆袭(张无忌),就是大叔粗狂(乔峰),不是怀着国恨家仇(陈家洛),就是守身不近女色(虚竹),不是憨愚(郭靖),便是花言巧语(韦小宝),大多数一开始全无吸引女人之处,靠的是相处时候男子由内而外的表现征服,而不是由外而内的花痴路转粉。比起现实,不比以往物质条件贫乏之时,一颗真心往往不够用,脸白不白,胸肌鼓不鼓是吸睛点,房、车、孔方兄才是实力,笑贫不笑娼,世俗之见,谁和你比高雅?

有人喜欢金庸,有人喜欢古龙,萝卜白菜,各有所爱。古龙的笔下,离不开女人和酒,然后女人都是会死的,大侠一出场都是很牛的,懂风情,会玩行为艺术(小李飞刀刻木头,楚留香随手一把纸扇),兄弟大于女人,写的都是爱恨情仇的点点滴滴,比武功高低,论相思之苦,文笔浪漫瑰丽,给人穿着旗袍喝咖啡之感。可惜我读古龙小说不多,只因我不习惯他在里面长篇大论的抒情和心理描写。至于他的才情,也许是从现实生活中女人和酒上面找出来的灵感吧。

武侠情结,源于我对“情性中人”四字的理解,现实中不能耍刀弄棒,但是情意结,却可引起共鸣。过路匆匆,知己难寻,性情相投的,男为真兄弟,女为真闺蜜,只是这种感觉,时空而变,不因意志转移,又有几人做到呢?武侠世界追求的是没有铜臭的自由,终极目标还是为了不受束缚的自由,闲云野鹤飘然江湖之外,这让我想起了一句歌词:滚滚呀红尘翻呀翻两番,天南地北随遇而安。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