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天,我好开心

  窗外的第一缕阳光照亮了早晨,嫩绿的叶子上调皮的露珠与我交换眼神。蔚蓝的天空下几只小鸟正在歌颂着早晨,它们不住地扇动着翅膀,投入蓝天的怀抱;一阵阵微风吹过老前的松林,使得松叶发出“沙沙”的响声,蓝天和白云在天上嬉戏,远方的山丘上传来一声声赶牛声。那天是个星期六,也是一个爬山的好日子,正好爷爷也没有什么事,因此我们决定一起去征服白皑皑的长白山。
 
  来到山脚下,大风呼呼作响,山坡上偶有几块小雪球在大风的拉扯下,咕噜噜地滚下山来。我忽然怔住了,作为一个刚上小学三您记得学生,我整个人被长白山的险峻吓住了,不知何时,爷爷在我耳边打了个响指,我才缓过神来。
 
 
  “那我们,就踏上对长白山的征服之路吧!”爷爷兴高采烈地说。
 
  望着高耸的长白山,我原本用着热血的心霎时变得低沉了,张嘴想表达什么却最终只无奈的说了一句:“爷爷,你先爬吧!”
 
  “不行!”
 
  “我,我就只是想学习一下您爬山的样子嘛。”
 
  “不行就是不行!”爷爷有些生气了。
 
  “我,早知道我就不来爬山了!”我后悔了起来。
 
  “好吧,来,给你个哨子,如果有什么危险就吹响它,爷爷就会来帮你的。”爷爷摊了摊手。我勉强答应了。
 
  望着爷爷登山的背影,我咬了咬牙,把哨子放进裤兜里,也跟了上去。
 
  开始爬山时,我头上的汗珠像水一样顺着后背向下流。但爬着爬着,我的步伐稍显有序了。心里也没那么害怕了,心想:登山也不过如此。
 
  眼前的山路越来陡峭了,我那松弛的心又紧绷了起来,时间的流逝伴随着山路的崎岖在我的腿上留下了一道道伤痕。我再往山脚下看,人们已犹如蚂蚁般大小。我害怕了,抽泣了起来,记起那个哨子却失手丢掉了它……
 
  突然,我看见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屹立在山路的中央,只见他嘴边挂着一丝笑容:“金庸的话,他强任他强,清风拂山岗;他横任他横,明月照大江。”那不是别人,正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爷爷,我心里踏实多了,调整心态努力往上爬,到达了山顶。
 
  白云在我身边飘过,犹如伸手可及的棉花糖。举目四望,绝美的景色尽收眼底,会想起半山腰与爷爷相遇的瞬间,我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