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

 风飘飘,水飏飏,驾一叶之扁舟,掸掸这一路的素衣风尘, 清秋的黄昏,残阳如血,潜江如练,此时的他来到这古战场赤壁。

 

    心中沉浸着如此的郁闷,慢想那乌台诗案的苦楚,那皇帝谪贬的敕令,那洛阳亲友的牵念,于是黄州成了苏轼的落脚点,赤壁成了苏轼的赤壁。

 

   他想起了周瑜,“小乔初嫁了, 雄姿英发,羽扇纶巾,谈笑间樯橹早已灰飞烟灭。”他问自己不正就是那东吴的督军吗?自己满腹经纶,心中有的是治国平天下的本事,而此刻面对江山,他陷入了沉思。

 

   他的思绪像长了翅膀一样,飞扬在这一片漫漫江山之间。斟杯酒,临江而立。是祭奠那已逝去的英雄,也是祭奠自己的往昔,他清醒了,哀吾生之须臾,倒不如托遗响于悲民,取山间之月色。失意也罢,坎坷也罢,无人问津也罢,被贬到天涯海角也罢。他不再悲伤,不再耿耿于怀,他开始重新整顿自己,开始思考仕途,将心中的不平抛于脑后,醉心于研究人民生活与诗词歌赋。

 

   后来,他用自己的行动证实了自己的顿悟。他在黄州兴修水利,奖励生产,清廉从政,黄州的百姓感谢这位父母官,修了寺庙来表达对他的敬意和缅怀。在文学的豪华殿堂里仍可听见那流传千古的《赤壁赋》。失意也罢,永远都改变不了那一种豪放的英雄本色。

 

   是啊,这一路的艰辛,这一路的坎坷,这一路的无奈,但苏轼没有沉落,没有后退。而是奋勇向前,此时的他已经是两鬓染霜,空有抱负而不酬,空有才华而不伸,仍不生惆帐,悲愤之情。民族英雄岳飞面对外敌侵略,山河破碎,怒发冲冠,吟出“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”的千古名句,仕途坎坷,壮志难酬的苏轼同样在诗中发出感慨:“ 多情应笑我,早生华发"的豪迈之情。

 

   经历了大起大落,苏轼与朋友出行春游,风雨忽至,朋友深感狼狈,而苏轼却吟出: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,也无风雨也无晴"。搏击风雨,笑傲人生,旷达超逸的胸襟,自然界的风雨变幻莫测况且社会人生呢?荣辱得失又何足挂齿呢?

 

   苏轼不仅有关东大汉的豪情、亦有那婉约、纤巧的一面,墙里千秋墙外道。“墙外行人,墙里佳人笑,笑渐不闻声渐悄,多情却被无情恼。”那意朦胧,回味无穷之语。

 

   1101824日,一颗巨星落下,苏轼走完了一生,留下了些许爱恨。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