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种好心态

  斯诺克达人奥沙利文告诉记者:“我做的每件事都像是额外的奖赏——我觉得自己并不需要证明什么,这是一种好的心态。”诗人赵楚《在成都——给柏桦》一诗中有这样几句:“诗歌已经不重要/重要的是生活/是如何扮演好德高望重/是如何悄悄享受成熟而不害羞。”

  翻来覆去地向人证明自己,实在是很辛苦的事。可悲的是,我们每个人几乎一辈子都在做这件事。自略微懂事开始,就不停地证明“我行”“我比你行”,直到老了,有人激你“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”,你还要振作起来,翻身上马披挂上阵。实在实在动不了了,你还要动动嘴皮子:“我当年很厉害的。”张中行感叹:“俗话说,好汉不提当年勇。但是很遗憾,常常是难忘当年勇。”为何难忘当年勇?因为提提当年勇也是证明自己的一种方式。

  像奥沙利文这样,拿了这么多冠军,创造了这么多纪录,不再需要证明什么,即使老了也无需那么费劲地提当年勇,而只需让不服气的人去百度一下即可,只能让人心生嫉恨!于是我们只好酸他一下:你不能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!

  还好,奥沙利文只是凤毛麟角,并且离我们很远,不会太影响我们的心情。人活在世上,就是要经常翻个筋斗给大家看看的。只是,随着马齿渐长,我们向人证明自己的心可能没那么急切了。

  诗人席慕蓉观察水缸里的荷叶时发现,要出水面到某一个高度才肯打开的叶子才能多吸收阳光,才是好叶子。那些在很小的时候就打开了的叶子,实在令人心疼。颜色原来是嫩绿的,但是在低矮的角落得不到阳光的命运之下,终于逐渐变得苍黄。细细弱弱的根株和叶片,与另外那些长得高大健壮粗厚肥润的叶子相较,像是侏儒又像是浮萍,甚至還不如浮萍的青翠。席慕蓉领悟到,太早的炫耀、太急切的追求,虽然可以在眼前给我们一种陶醉的幻境,但是,没有根柢的陶醉毕竟也只能是短促的幻境而已。

  这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诗人从生活里获取的智慧。

  (常朔摘自《检察日报》2019年11月7日)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文章评论